无上道火

第两百六十八章 太古蝾螈(1 / 2)

灭世圣火这种源自天性而生的情绪,充满了贪婪与霸道,让楚河这一位主人控制它起来有些费力。…≦

连鸿源圣祖都未能窥得全貌的它,随着品阶的愈来愈高,所展现出现的力量,也是愈来愈可怕,愈来愈偏向黑暗毁灭之属,尤其在这里面汲取了数千年的道则狂流精华之后,每一次异动都是非同小可。

有时楚河隐有错觉:能净化己身道心的它,是否在以独特的本质之力,在暗暗“侵蚀置换”或“潜移默化”着自己的道心……

只是,对于楚河眼下的处境来说,灭世圣火的究极是什么,也无需太多的忌惮与警惕了,将来对抗五大圣祖,这无上的本命之火,必然是最大的依仗,最强的底牌,没有之一……

知道里面东西的真正可怕之处,楚河自不会轻易涉险,任由灭世圣火去放肆与吞噬,在花费了一些心力来强行压制它的异动后,则赶紧将隐元遮天法催运到最高,足足后退了百余里,隐入真空之中。

也亏他反应足够快,在那深里面游弋的可怕生物,此时是循着他缩回的圣意痕迹而如电般穿梭空间来,端的是快无比,不输任何一位太极圣人的遁,楚河若是迟走半步,难逃与其正面相对的下场。

“嚯啦!”

撕裂的闷响骤起,楚河前半息所在的方圆百里空间,陡然间尽数塌陷内敛殆尽了去,而那幽深的黑暗中心里,有一条百余丈大小,形态类似蜥蜴的黑色生物在左右嗅探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

它沐着几层幽幽灰光,这几层幽幽灰光之中含蕴着的暗寂与毁灭等黑暗道则异常雄浑。楚河一掠而过的圣意略为触碰,瞬间是给消弭殆尽,其宽阔的背上有两双鳞羽森森的长翅张开,微微拍动便嗖忽间千万重空间风暴生出,晃动周围崩塌的空间产生一圈圈的涟漪……

太古蝾螈!

在圣界或周边的区域,凡是冠以太古二字在名字前的生物。不管天赋与血脉层次如何,无不是低阶圣者不敢招惹的存在。

尤其是太古蝾螈这种在无尽湮灭之地核心深处生存的,它的神通更是可怕至极。

然而最为可怕的是,太古蝾螈是群居的生物,一头的出现,则说明附近还有其他存在着。

“啾啾。”

果然,转即一声尖锐之音忽来,又有一头体形小上一圈的太古蝾螈出现在先前那头的旁边,两者接着就相互扑咬嬉戏了起来。激起了重重黑暗狂潮,肆虐万里之地。

无疑,之前楚河离得有些近,是给大的那头太古蝾螈捕捉到了一丝半毫的气息,续而寻来,还好他机警退得快,不然的话要想脱身,只怕没那么容易。

仅以它们随意戏耍之间所生就的动静。就可以推测出它们的实力至少越了太极圣境,而鸿源圣祖所遗留的信息中。更是提及他当时曾碰见几头太始圣境层次的太古蝾螈……

灭世圣火的原始之地如此凶险,倒没有让楚河太多的惊讶,只要等时机到,悄然进入其里,问题不大。

不过,在这等感应之力卓的太古生物面前。以楚河的修为加上隐元遮天法,也是略显不足,稍有不慎,只怕就会给揪出真身,难逃纠缠。

及时退开。楚河并没有离得很远,他不停的变换位置游走着,穿梭重重叠叠的空间,不滞留半刻,默默等待着时机。

在平常的时间里,灭世圣火原存的那处空间,是属于诸多太古蝾螈频繁活动的地方,按鸿源圣祖的说法,应以拱卫来形容比较贴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