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上道火

第两百七十二章 假名妙乐(1 / 2)

(新书已经了,叫【做个梦去修仙】,点作者信息能看到,算是绝世魔祖借壳重生吧,现在仙侠跟玄幻都太颓了,不得不挪到都市苟延残喘去,希望友友们能去收藏推荐一二,数据实在太惨了。本书也就剩下几万字了,不出意料,下个月就能完结。)

在重重虚空深处的那抹赤红色身影,依然是那么牵动着自己,纵使自己的修为已臻太初圣境。

深埋入心的羁绊,或是自己的唯一弱点,最后一战或最后一跃,必然因此生出前所未有的变数与劣势。

然而,不管是鸾儿还是青灵宗,但他都不想在道心中抹去。

从一开始就决定的东西,就让它亘古永存吧!

“嗯?”

稍即的变化,让他很是意外:没想到,鸾儿也是选择以力证道!

两人坚持的东西,都是一样啊!

只见那重重虚空深处被汹涌的凤凰炎烧融,一个“楚河”从中步出。

“以力证道?倒是有趣。”

“对啊,几乎两三千年没见到过了。”

“也真是奇怪,天凤大圣教出来的弟子,怎么走得是完全不同的修炼之道。”

“这不说明天凤大圣也非同小可吗?!”

……

楚河眼睛眯了眯,感应到形势的变化有点出常规,他要出手了。

在圣界混沌层的某处,一股腐蚀性极强的阴暗力量,正在酝酿与漫染着,仿佛一滴墨水落入一杯清水中,度极快,转眼间那片空间就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。

更内里,有座座白骨祭坛立起,魔纹飞舞似海,道则凝练如链纵横……随着某种神通与仪式的完成,混沌层忽然凹陷了下去,接通此处虚空,复有无边黑暗奇光自诸多祭坛勃,玄耀而出。

若以圣人神通借天心之能来窥视,如此异景就像一处墨泉忽然喷似的,无以计量的浩瀚力量,正循着黑光来进行投送。

然而,异动非常,但声息极为隐晦静默,一时之间,连黑曜城周围的几位太极圣者都没有察觉到。

“太素圣境的魔圣,嘿嘿,目标应该不只是鸾儿那么简单吧。”

楚河心中冷笑着:要不是刚好自己碰上,只怕这黑曜城要大难临头了。

当然,一位太素境的魔圣要想将几位太极圣者一扫而光,也是不大现实的……这位魔圣所图为何,楚河懒得追究,圣意瞬间穿透万层虚空,在某处动了手脚。

那位魔圣动祭坛力量,和应某处布置好的阵势,即将蓄势到巅峰,在更远之外,已经魔音赫赫,亿万魔物丛生,酝酿浩大的魔潮。

然而,随即现的事情,让这位魔圣暴怒了起来。

谁曾想到,一位魔皇在这时忽然出现在旁边的虚空上,悍然冲过混沌层,并展开神通界域,往下面压了去,瞬息就洞开十数层虚空天地。

这样大张旗鼓的冲下来,十有**要被祖源之气拦截击杀,简直跟自杀无异。

一个魔皇死了就死了,跟蝼蚁没什么分别,但是!

你他娘的我魔阵正在关键时刻呢,好不容易才能短时间瞒过游荡的祖源之气,你倒是好,打锣敲鼓的在周边玩自杀!将一切都暴露开去!

那位犹在关键时刻的太素境魔圣几乎破口大骂了出来,就是那位冒失皇者给他虐杀百次,也不足以平息这股怒火。

然而一切都迟了,沛然的冰寒之力,不知从何而起,瞬息扑卷天地,将那魔皇周围的百余层虚空天地都封禁了起来。

被殃及池鱼的太素魔圣只能以力强破,座座祭坛与道则之链全然在片刻间化为了浓郁至极的黑色火焰,怒沉而下。

已成大势,要他脱走是决计不能的事情,只好破釜沉舟,拼上一把。